www.28365-365.com-天津科技大学_酷课网

www.28365-365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沈慕川‘干’了一声,不情不愿地加快速度,让自己飞了。

终于赶在天黑透之前,到达最近的医院。

一个小时后过后,照片的真伪也查出来了,确实是两张毫无PS痕迹的真照片。

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苏冉秋关了灯直接上床,躺在自己讨厌过恨过也照顾过的男人身边,睡得很舒服。

“呵。”秦雨顺回应他的是一声冷笑:“给我地址,三天后我派人去接你。”

蒋楦说:“我没开车过来,跟你的车回家。”

“去上课吧。”秦雨阳摆摆手。

下课之后,他和席致凯一起走,刚刚走出教室门,一把熟悉的声音叫住他。

“老师,可以给我一身衣服吗?”秦雨阳想起一件事要去做。

“你继续说。”他表示不受影响,自己只是顺手。

秦雨阳下车一看,就那么小猫两三个人,心知,黄毛是故意提前让自己过来试车,于是就说:“九点钟开跑?”

结果那位人模狗样的公子哥,才装斯文了一个月,就用肮脏的手段胁迫他上床。

“昨天回去,没有跟家里人吵架吧?”苏冉秋小心翼翼地试探,担忧的眼神往旁边投去。

“你竟然喜欢吃这个。”苏冉秋无语。

回去把这件事告诉自己家那头小浪龙,对方自负地说:“我一个人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,根本不需要老师出面。”

那也不对,看这丫脸色红润,脸颊上的淤青都好了,半点都不像病号。

“没事。”苏冉秋动作生硬地移开视线,心想,就算秦雨阳冷,自己也没钱给他买衣服。

他并不知道,这都是魏临那个二百五给自己留下的坑!

“……”操, 真是个意外的发展。

苏冉秋放下手里洗到一半的衣服:“那我去煮菜。”

秦雨阳低头亲着,过程中心情愉快地观察被自己亲的人,发现对方的眼睫毛薄薄地垂着,偶尔轻轻地颤动,像只不安的蝴蝶翅膀,漂亮。

下了课直接奔这儿来,肚子是空的,这会儿说吃不下,本来以为秦雨阳会劝自己再吃两口,可是没有。

“你看这东西,是不是有点眼熟的样子?”秦雨阳浪里浪气地笑问道。

老井心里一阵担心:“川哥,你想开点……别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太劳气。”

而后,秦雨阳就拨通苏冉秋的电话:“小秋,我晚上不回来了,你自己吃好睡好,别等我了。”

“川哥,先去哪里?”司机小弟问道。

他顿时挡着苏冉秋的额头:“你干什么你?”

“嗯?”秦雨阳闭着眼睛找到枕头边的手机,接起来说:“哈罗?”

沈慕川正在睡午觉,闻言睁开毫无睡意的双眼,心里有个想法一闪而过,会是秦雨阳那个傻逼吗?

“没事,收到一条消息。”苏冉秋抿着嘴唇说,到了饭堂坐下来,才鼓起勇气发一条短信追问。

秦家的气氛从来就不好,明明是四口人,却有一个人游离在外。

“这个就好办了。”安诺点点下巴说:“一三五养在708,二四六养在……你住在几号房?”

“离。”这婚不离怎么得了!

毕竟秦雨阳抱怨了小弟弟闷,沈大佬擦鸟擦得最是细致认真。

秦雨阳扭头一看,顿时在水里炸了毛,这是——龙?

倒把苏冉秋吓得闭上嘴,就怕自己一不留神选了二。

“没错,所以我来给他代班,然后工资还是照发给他。”秦雨阳真诚地问道:“你看行吗?”

“我靠……”秦雨阳转过去,见了鬼一样往前挪。

铎铎。

“你觉得我想吗?”苏冉秋说。

“他找我了,就这样吧……”挂电话之前,沈慕川压低声音叮嘱:“这件事自己烂在心里,别让他知道。”

安诺的原型是一只花豹,他相信原型的自己更有能力照顾好这只毛茸茸的小东西。

“你好。”他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。

半个小时后,秦雨顺在父母讶异的眼光中踏进家门。

很快,王店长拿着一个信封过来,满面笑容地交给苏冉秋:“小秋,回去好好上学吧,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”

“妈一个朋友的儿子,在国外长大的,想回国创业。你的英文好,帮忙招待一下。”

“不适合一起玩,各走各路了。”秦雨阳说。

“聊聊吗?”他爬上床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,壮胆似的喝了一口酒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耸耸肩,放好自己的行李袋,一屁.股坐下。

“好……”苏冉秋喜欢他,没有拒绝的道理:“那我去洗一洗。”就是天儿挺冷的,这会儿用热水壶烧水比较快。

他发现自己被遗弃在一间没有人的房间里,那个变.态毛绒控不知道走去哪里了。

感到被践踏的可不止是秦妈一个人。

“公司一年涨八个百分点也换,秦氏牛逼!”

秦雨阳像头吃饱的老虎,从床上赶紧下去,用桶里的热水洗了澡。

季若然沿着那只手臂往上看,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张睡眼惺忪的俊脸,他立刻咬牙切齿地警告道:“秦雨阳,放手!否则我连你一起揍!”

“川哥,开车小心点。”他不由嘱咐。

老井扔了手里的烟屁.股,神情烦躁地在屋里踱来踱去。

“是,川哥,”老井说:“二十四小时都盯着?”

秦雨阳竖起耳朵倾听,但是听不太清楚,过了好一会儿外面的声音才清晰起来。

这个过程也就两秒钟左右。

责编: